咨询热线

钢材行业信息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资讯 > 钢材行业信息 >

万亿级地下管廊建设进入爆发期 有助化解钢铁过剩产能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下称“住建部”)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国147个城市28个县已累计开工建设城市地下综合管廊2005公里。而兰格钢铁研究中心日前公布的预测数据显示,住建部2017年计划将新开工地下综合管廊2000公里以上。

    事实上,国务院早在2013年9月就明确要求“全面推动地下综合管廊建设”。然而,根据兰格钢铁研究中心的数据,截至2016年底,全国已建成城市地下综合管廊的总长度仅为75.41公里。

    中冶集团相关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城市地下综合管廊的开发建设在与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等主流商业模式的结合中,呈现出“投资巨大、成本高昂、回收期长及设计寿命期许高”等特点,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各地政府的决心和全面跟进。

    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也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由于城市地下管线种类繁多,且涉及管线单位众多,各自诉求不同,因此如何在推进过程中协调好各管线单位的诉求和利益,难度也不小。

    不过,在融资模式创新、建设成本逐渐下降以及国务院的不断推进下,地下管廊建设有望驶入“快车道”。其中,东三省、西南地区及刚设立的雄安新区等将成为地下管廊建设的密集地区。

    雄安管廊投资或上千亿

    地下综合管廊是“城市地下管线综合体”,被称作城市的“血管”和“神经”,担负着输送介质、能量和传输信息的功能,是城市的“生命线”。

    继国务院2013年对地下综合管廊建设提出要求后,住建部2014年10月提出,用3年左右时间在36个大中城市启动地下综合管廊试点工程。国务院办公厅2015年又印发了《关于推进城市地下综合管廊建设的指导意见》。2016年,中共中央、国务院还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下称《意见》),进一步推动地下综合管廊建设。

    在国务院的持续推动下,各地方开始高度重视地下管网等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强调地下管网等基础设施是城市的“里子”,需要着力补上地下管网等城市基础设施“短板”。

    根据文章开头数据,2016~2017年,地下综合管廊新开工项目总长度有望超过4000公里。目前,多省市已主动积极出台相关规划,地下综合管廊建设正加速推进。

    恒丰银行研究院商业研究中心负责人吴琦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去年以来,补民生和基建短板推进,也带动了地下管廊建设项目的提速,其中2016年的《意见》,明确了相关目标和任务。

    据第一财经记者统计,我国东三省和西南地区将成为地下管廊建设的密集地区,目前两区域新开工地下综合管廊建设项目合计占到全国新开工总量的34.8%。另一块不容忽视的区域就是刚成立满一个月的雄安新区。

    东北证券认为,相比其他城市,雄安新区从无到有,没有历史包袱,铺设地下管廊的成本更低、阻力更小。此外,雄安三县环绕白洋淀,区域内水资源丰富,本身对地下管廊就有较大需求;此外,作为“千年大计”,雄安将建成绿色智慧、生态优美、产业高端、服务优质、交通快捷的新型城市,开展地下管廊建设具有极高的确定性。东北证券测算,雄安新区远期地下管廊投资甚至可达千亿级。

    如何解决“75.41公里”的尴尬

    作为国务院持续推进的项目,地下管廊的建设难度不小。

    根据住建部2014年提出的要求,城市新区、各类园区、成片开发区或新建道路要同步建设地下综合管廊,老城区要结合地铁建设、河道治理、道路整治、旧城更新、棚户区改造等,逐步推进地下综合管廊建设。

    然而,地下综合管廊建设工程进度缓慢,效果并不显著。兰格钢铁研究中心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国已建成的城市地下综合管廊总长度仅为75.41公里。

    在实际规划建设中,由于城市管线种类10余种,涉及管线单位20多家,政出多门,如何建?如何管?相关企业或从安全性、技术性考虑,或从本企业利益出发,均有不同诉求。

    不过,王国清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地下管网这样的涉及多个主管单位的市政类工程,须由政府整体推进才能见效,因此在国务院指导意见发布后,效果开始逐步显现,各地地下管网建设呈现比较好的增长态势。”

    巨大的建设投资和高昂的运营管理成本,也是制约综合管廊发展的主要因素。

    第一财经记者查询相关资料后发现,与传统管线铺设方式相比,地下综合管廊的前期一次性建设费用比传统直埋形式的建设成本高出近一倍。据住建部测算,使用寿命为50年及100年的地下综合管廊,每公里建设运行成本分别为1.6亿元及2亿元。

    上述中冶集团相关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由于地下综合管廊投资巨大、成本高昂、回收期长及设计寿命期许高,相当一部分地方政府因总体财力的捉襟见肘,在开发建设上呈现出“想上”而又“上不起”的矛盾与纠结心态。

    前些年银行也普遍以传统信贷形式来支持地下管廊项目的建设,不过,“由于这种项目投资大、回收期长,回报率也不高,因此在银行的信贷体系中相对不受重视。”吴琦说。

    不过,有PPP领域专家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通过PPP模式开展地下综合管廊建设和运营,将成为解决地下综合管廊建设中长期投资的重要途径和来源。

    根据光大证券测算,在2016年,PPP项目数量和落地率不断提升。其中投资额居前的贵州、山东、四川、河北四省的管廊投资额924亿元,约占四省PPP项目总投资的2.2%。

    PPP是一个主要发力点,但从落地情况来看,PPP在管廊项目建设中的投资占比并不高。吴琦表示,还是要创新业务模式,可以考虑投贷联动或资产证券化等方式拓宽融资渠道,“据我了解,兴业、民生等一些股份银行正在做这方面的探索。”

    随着建设的不断推进,一些企业也已在降低成本上有不少心得。上述中冶集团相关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该集团新研发的钢制波纹管综合管廊在成本和寿命两要素上的优势。

    化解钢铁过剩产能

    建设地下综合管廊好处不少,不仅能避免城市长期存在的“马路拉链”现象,对化解钢铁过剩产能也具有积极意义。

    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钢铁产能已达12.5亿吨,而国内需求仅为6.5亿吨。而据兰格钢铁研究中心统计测算,目前建设1公里管廊约需5500吨左右的钢材,按照2017年全国将新开工地下综合管廊建设2025公里计算,将拉动钢材消费约1114万吨。其中,东三省新开工地下综合管廊建设304.8公里,预计拉动钢材消费167.6万吨;西南云贵川三省新开工项目将达到400公里,拉动钢材消费220万吨。

    中冶集团提供的一组数据则显示,按当前一般城市综合管廊设计布局,如采用钢制波纹管综合管廊,每公里消耗钢材近4000吨,以一般城市初期规划不低于50公里作为参考数据,仅廊体建设钢材消耗量约20万吨。这一数据对于地方政府特别是化解钢铁产能压力巨大的地方政府,具有极大的吸引力,可视为经济结构调整中的一大利好。

    中冶管廊技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中冶京诚副总裁郝勇兵曾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综合管廊近2年才被大家广泛认识,如果需要追赶其他先进国家,首先从法律法规上,我们还需要完善立法;第二在于城市规划理念要弥补差距,包括城市管理者需要充分转变管理理念,以及设计理念上要跟得上发展趋势;第三是建设差距,地下结构的施工,我们的建设工程质量与国外也有一定差别;最后是运营维护,要把这个起步较晚的短板环节补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