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钢材行业信息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资讯 > 钢材行业信息 >

钢价传导链:造船业雪上加霜 基建企业表示压力大

    钢价传导链

    近期,在年末强力去产能和多个省份打击“地条钢”、关停中频炉的影响下,螺纹钢期货价格再度猛涨,并带动现货市场价格上涨。这虽然利好钢铁企业盈利状况改善,但是对下游行业正在带来越来越大的成本压力,挤压下游行业的利润。

    导读

    “钢价的上涨对我们行业的影响当然很大!”江苏某造船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管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抱怨道,现在船价还没有回暖,钢材等原材料价格又大幅上涨,这对船厂来说雪上加霜。

    12月8日,螺纹钢期货主力触及3422元/吨高位,刷新2年半以来新高;钢坯现货也正在逼近3000元/吨高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钢价的上涨正在逐步影响到下游基建、地产、造船等多个行业。

    分析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去产能强劲收尾及江苏、河北等省份大力打击“地条钢”、关停中频炉等影响下,市场减产预期依旧强烈。预计钢价中短期内将保持强劲走势,基建、地产、造船等多个行业面临采购成本上涨带来的影响。而且,这一影响将持续到明年一季度末将是大概率事件。

    造船业雪上加霜

    钢价上涨,有人欢喜有人忧。对深陷寒冬2年之久的钢铁行业而言,钢价上涨自然有望增加企业营收和利润,对不少钢企实现全年扭亏甚至增盈提供良好市场条件。而对钢铁行业下游的基建、地产、造船等用钢行业而言,钢价快速上涨却并非一个可喜的消息。

    “钢价的上涨对我们行业的影响当然很大。”12月8日,江苏某造船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管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现在船价还没有回暖,钢材等原材料价格又大幅上涨,这对船厂来说雪上加霜。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钢材成本是造船行业占比最大的原料成本,按照船型不同占比从20%到40%不等。一旦钢材价格上涨,将极大挤压船厂的利润空间。

    据中国船舶工业行业协会统计,今年前三季度全国造船完工2493万载重吨,较去年同期下降15.1%。9月底,手持船舶订单1.093亿载重吨,同比下降18.1%,比2015年年底下降11.2%。

    面对仍在下滑的造船周期,民营造船厂前期承接价格低,民船与海工订单带来的风险不断暴露。不仅仅是民营造船厂难以维系,连国有大型船厂也开始顶不住而大幅亏损。

    中国船舶日前公布2016年前三季度业绩,营业收入173.87亿元,同比下降20.52%,归属母公司净利润为亏损4.36亿元,同比下降355.48%。该公司预计,2016年全年净利润将继续大幅下滑,或将出现大额亏损。

    如果今年确实出现亏损,这将是中国船舶近十年来的首次亏损,中金公司分析其主因在于民船与海工市场低迷、交船难问题依然严峻、船价持续下行而钢材价格上行挤压利润空间所致。

    由于船市低迷,船厂很难拥有议价权,钢材价格的上涨也就很难通过涨价来消解,只能自己去承受。

    中信期货有限公司黑色建材组研究员刘洁认为,钢材价格的持续上涨将会在未来进一步挤压船厂、汽车等企业的利润,虽然钢材期货能够帮助两个行业对冲涨价带来的成本与利润压力,可是目前这两个行业都鲜有运用期货对冲手段。“不过我注意到汽车行业开始有关注了,造船业也有人来问了。”

    基建、钢构企业表示压力大

    “今年钢价一路上涨,基建企业的采购员真是压力山大!”7日上午,上海宝冶集团采购中心建材采购主管李刚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螺纹钢价从去年底1800元/吨左右,一路涨到目前3300元/吨左右,几乎涨了一倍,这对基建企业的采购成本带来很大影响。

    上海宝冶集团是隶属于中冶集团旗下的大型基建承包商,主业聚焦在大型公建、超高层、市政基础设施、工业工程等领域,业务范围遍及全球。近年来,上海宝冶承建的上海迪士尼、深圳莲塘口岸、厦门国际会展中心,及海外的阿联酋迪拜跑马场、菲律宾GatewayTower大楼、科威特中央银行大厦等都成为极具代表性的地标建筑。

    李刚介绍,受益于今年前三季度基建地产开工回暖和国内大力推进PPP项目带动,上海宝冶的订单量今年同比大增,今年招标采购的钢材量在40万吨左右。在中冶电子采购平台上,宝冶已拥有2000多家钢材供应商。在采购模式方面,上海宝冶一般根据单个项目单独招投标,灵活分散采购。

    “去年底以来,螺纹钢价格从1800元/吨反弹,最开始大家预测到2000多就能稳定下来,结果后来一直涨到3000元/吨,现在还没停下来。今年这行情,采购员这个工作可真是难做。”李刚感慨。

    据李刚介绍,对建筑承包商而言,钢材的采购招标主要有两大方面风险,一方面是在招标期间,需要面对钢材价格短期内暴涨暴跌波动;另一方面就是锁定价格之后,能不能锁定货源,保障工程建设用钢。“现在社会库存比较紧张,短期很多人还是看涨,但对后市判断谁都说不好。但如果照这样涨下去,基建、建筑企业的采购成本将进一步升高,利润也会受到挤压。”李刚表示。

    今年4月起,为了进一步控制降低采购成本,上海宝冶与互联网电商平台找钢网展开合作,以寻找足够的货源和物流服务。据李刚介绍,从4月至今,作为宝冶首家合作的互联网钢铁电商,找钢网为宝冶全国多个基建项目供应建材2万多吨,成交金额7000多万元。

    另一家受访企业中建钢构也在采访中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竞争本来几近白热化“低价战”的钢结构行业,钢价的上涨不仅导致企业原材料采购成本升高,还会间接影响企业的资金成本和周转率。

    中建钢构是央企中国建筑旗下钢结构骨干企业。其所承建的央视新大楼和广州西塔,也是国内极具知名度的地标建筑。2015年,中国建筑新签合同额约1.7万亿元,营业收入8806亿元,净利润260.6亿元。其中,海外订单累计额历史性的首次突破千亿,达到1025亿元,同比增长37.2%。

    据中建钢构一位采购经理介绍,钢价上涨,首先会导致企业采购和生产成本上升。据透露,一般钢材占钢结构建筑成本12%—15%左右。但其表示,尽管这个数字并不算特别大,但钢价上涨带来的连锁反应对建筑企业不容小觑。

    据介绍,今年以来,整个建筑行业的资金面普遍紧张。随着钢价上涨至目前3400元左右高位,企业原有资金购买力下降了一半左右,周转率也随之降低。企业为了补充资金,财务成本也相对增大。

    该采购经理还透露,一般合同中会有规定,钢材原材料价格如果大幅上涨,后期业主单位与施工单位共同进行材料调差,“但业主肯定不会100%为上涨的部分埋单,而且,如果材料价格暴涨,开发商迫于资金成本压力会修改开发计划,比如通过压缩建筑工程面积或者层高,来降低成本。”

    “其实去年以来行业产能过剩,竞争激烈,不少钢结构企业都是亏本赚吆喝,现在钢材价格涨了一倍,会让全建筑行业的利润都非常薄,甚至亏损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