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煤炭行业信息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资讯 > 煤炭行业信息 >

企业脱困:从“拧毛巾”到“大刀阔斧”

   2015年末,煤炭企业亏损面超过90%。这是继2012年以来,煤炭行业第四年连续亏损。
 
    全行业亏损期间,国有大型煤炭企业的日子不好过。有的煤企在等,他们坚信,煤矿做了那么多年贡献,国家不会遗忘了他们;有的煤企在改,这里的“改”更多只是改变——给管理者、后勤人员降薪,减退临时工、外包工,实行轮岗等。为降低成本,企业花费巨大的力气“拧毛巾”。
 
    穷则思变,但变也有不同的变法。边等边靠边小打小闹的“变”已如隔靴搔痒。煤企真正需要的,是更加大胆的改革。
 
    企业改革动真格
 
    有的企业进行了体制改革,由“收”转“放”。龙煤集团把鸡西、鹤岗、双鸭山、七台河4个分公司改制为子公司,让子公司成为独立核算、自主经营、自担风险的市场主体,激发活力;龙矿集团“一厂一策”打造混改试验田,在技术、管理等各个方面挖掘潜力,寻找可合作的优质资源和优秀民营企业。
 
    有的企业进行了机构改革。兖矿集团2014年开展最大规模的总部机关“瘦身”运动,在煤炭行业内颇有震撼力;阳煤集团拉开了大部室改革的序幕,第一阶段煤炭单位精简机构102个,精减干部301人;京煤集团总部由19个部门减少至11个部门。
 
    有的企业进行了管理改革。湘煤集团完善薪酬体系,领导干部年薪与一线员工收入挂钩;徐矿集团对中层管理人员实行契约化管理,双方对职责、权利和义务作了明确规定;淮北矿业集团实行负面清单管理,给子公司更多的自主权和自由度;冀中能源峰峰集团梧桐庄矿推行大区制改革,合并功能类似的单位,调整不合理的机构设置;山东能源枣矿付煤公司对矿井整个采场和安全生产系统进行全面优化,实现了扭亏为盈。
 
    有的企业做了战略上的调整。兖矿集团提出十年中长期发展战略,邯矿集团涉足养老产业,新矿集团确定了“2016年大幅减亏、2017年扭亏、2018年盈利”三年三步走的目标。
 
    在企业治亏创效、改革脱困的道路上,“早改早主动,晚改晚被动,不改没出路”,已逐渐成为企业共识。
 
    纵观近年来国有煤炭企业这些改革,内容其实并不新鲜。其本质都是让企业激发动力,改变市场顺境中逐渐变得僵化的机制。
 
    2016年以来,随着去产能工作的深入,煤炭产量得到控制,煤炭行业告别集体亏损,煤企从提价走向限价稳价。煤炭人似乎在逐渐回到那个留存在记忆中的“好日子”。
 
    改革硬仗仍将继续
 
    未雨绸缪,更何况上一场大雨留在身上的水印尚在。经历过苦痛的煤炭人意识到,眼前不知会持续多久的艳阳天是大家并肩奋斗而来的。不穷也要思变,这一场改革硬仗,也许还要打上一年、两年、三年甚至更多年。
 
    《煤炭工业发展“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到2020年,煤炭开发布局科学合理,供需基本平衡,大型煤炭基地、大型骨干企业集团、大型现代化煤矿主体地位更加突出,生产效率和企业效益明显提高,煤炭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实现现代化。
 
    在规划的指导下,一场创新性的改革正在进行。其目的不仅是让行业脱困,企业存活,而且是更体面、更有尊严地活着。
 
    技术上,陕西煤业化工集团黄陵矿业公司上马无人开采工作面,将矿工从最艰苦的岗位解放出来。中煤能源集团推行切顶泄压沿空留巷技术,无煤柱开采让成本大降。
 
    市场上,神华集团将神东块煤与准能块煤按3∶7比例配比,研发出一种新型气化原料煤,供应给华南地区的陶瓷企业,相当于降低燃料成本的3%至5%。
 
    模式上,煤电联营进入多能互补新阶段,淮南矿业集团顾桥电厂发挥坑口电厂优势,消耗70多万吨煤泥,创效5000多万元。潞安集团延伸下游产业链,充分发挥煤基费托合成高端精细化产品具有的石油基产品不可替代的优势,以技术创新推进煤基产品转型升级。
 
    五年时间不长,却足以让很多企业从“等靠要”到自寻出路、积极改革。技术不断突破、煤炭利用方式逐渐多元化、煤炭生产与销售正探索更有效的方式。牵动着多方利益的改革,正考验着一个行业自我觉醒的勇气和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