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法律法规

Laws_and_regulations

法律法规

您的位置:首页 > 法律法规 >

他下班途中被车撞死,高院最终认定 与公司无劳动关系!

任某在甲公司从事拔鸭毛的工作,每完成一只提成0.24元,每天结算应得提成数额,每月累计后公司于次月通过银行向任某发放。

任某在从事该工作期间,不参加公司考勤,按计件提成,但不到甲公司拔鸭毛就无报酬。公司对任某的工作时间未作统一要求,二者之间无劳动合同。

124日,任某在甲公司工作后回家途中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任某死亡。

320日,其夫孙某对任某的死亡提起工伤认定申请,当地劳动保障局认为任某与甲公司劳动关系不清,于同年324日中止了该工伤认定。

后孙某申请仲裁,劳动争议仲裁委经审理认为双方之间不构成劳动关系。孙某不服,向当地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确认任某与甲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

法院经审理认为,任某与甲公司未订立劳动合同,亦不存在既没有续订合同,又没有终止合同的情形,且任某不参加公司考勤管理,工作具有随意性,其与甲公司之间不具备劳动关系或事实劳动关系的特征和条件。

孙某不服,向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称任某虽然未与甲公司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但双方已实际形成劳动关系。甲公司按计件发放工资系企业计付工资的形式,任某是否参加考勤,这是甲公司对其职工的管理问题,不能以此来否认双方之间存在劳动关系。称任某的工资支付凭证,可作为认定双方存在劳动关系的证椐。请求撤销原判,依法改判。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支持了孙某的上诉请求。

甲公司不服,向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认为,甲公司与任某之间并没有形成劳动关系,主要理由是:

第一,任某的工作具有随意性,其与公司之间并没有形成隶属关系。任某在工作当中,除依据工作量计件领取报酬外,不享受公司的其他任何待遇,也不受公司制度的约束管理。法院认为,任某在甲公司所接受的管理仅是基于食品加工行业的特殊要求而形成的一种自然管理,甲公司与任某之间的管理关系并不能成就劳动法上的管理关系。

第二,任某在甲公司取得的报酬并非工资性收入。本案中,甲公司没有给任某繳纳社会保险费用,也没有基本工资,公司通过银行支付报酬只是支付劳动报酬的一种方式,该种支付行为并不能成为确定劳动关系的主要依据,二审法院仅以孙某提供了工资存折,便认定被申请人已经完成了任某与甲公司存在劳动关系的举证责任,并不妥当。